舊將談往時 韋夫回憶人生美好時光

2020年07月18日

38年前,時任愉園教練盧德權遠赴英國物色外援,其時效力曼城的韋夫被選中。

往事並不如煙,當年初見香港球員技術之出眾而驚訝、到北京集訓期間接受土法治療腳傷,多年過去,盡管韋夫往後的人生有過不少經歷,但這些記憶依舊清晰。經歷過3段婚姻的他,如今仍在零售業界打拚,那些年的香港足球故事,依然是他與美奧、麥當奴聯繫時的話題。

韋夫

球員生涯早期主要是於非聯賽球隊打滾,16歲那年他為了高考而婉拒布里斯托城的學徒合約,後來加入一支城鎮球隊,至1979年轉投巴斯城,3個月後獲曼城以5萬英鎊羅致,創下當時非聯賽球員轉會費紀錄。

曼城給予韋夫人生首份職業合約,也讓年紀輕輕的他開了眼界。「我首次為曼城披甲是一項要跟羅馬、溫哥華白浪、紐約宇宙交手的四角賽,我攻破羅馬大門、跟宇宙球員交換球衣,還看到碧根鮑華跟阿爾拔圖在更衣室比拚頭槌技術﹗」

對未來躊躇滿志的韋夫,卻因為領隊在其加盟後半年離任,加上膝傷要休戰3個月,結果遭新帥「打入冷宮」,那怕在預備組屢有斬穫也難有出頭機會,到香港發展成為他衝破牢籠的出路。

「當年的香港足壇在國際上沒有太多知名度,我只是聽隊長說有香港球圈人士和球探到英國,目標是簽三名球員。」韋夫坦言對香港足球水平一無所知,只是一心想離開曼城:「我不再享受足球運動了,感到訓練枯燥乏味,比賽機會離我越來越遠,香港足壇成為我的『逃生門』和新挑戰。」

韋夫是如何獲盧德權教練賞識?相隔多年他還記得這「稀奇」的一幕,就是盧教練「重操故業」、親身感受韋夫的入球能力。「『試腳』的方式還算奇怪的,盧教練與我在曼城球場進行一些個人技術測試,然後有幾位學徒球員加入並於邊線傳球予我攻門,盧教練就擔任門將﹗」結果,韋夫經此「測試」後獲得一紙合約,展開了他人生一趟重要旅程,跟他同期來港的曼城球員,包括加盟寶路華的克捷臣與貝亞。

對於香港足壇沒有先入為主的印象,也讓韋夫易於接受抵港後見識的一切,包括在附近有不少市民踢波的維園硬地場訓練,而香港球員的技術之佳更讓他吃了一驚。「首次在愉園練習後,我還想自己要搭下班飛機回家了,因為香港球員的球技比很多曼城球員更出色﹗」他說,茹健德左右開弓力發千鈞的表現,與及劉榮業逢人過人愚弄防守球員的技術,至今仍難以忘懷。

韋夫在1982年初加盟愉園,原先擔任中場,經教練團評估後改為安排他任中鋒,其表現亦漸入佳境,並且在球隊效力至1986年中,才因為翌季起甲組不設外援名額而離隊,他也是上世紀八十年代效力愉園時間最長的外援。

「每個人做任何決定總有原因,我無法斷言自己為何能比其他外援效力愉園更長時間,其實在84年12月至翌年4月之間是我最難捱的日子,因為母親與父親先後離世。」雖然韋夫如此說,但他的經歷還是給解答這問題一些提示。「我很注重融入香港人的生活文化,盡力與本地球員混熟,隊友和球隊職員對此應有所感受。」他也不忘補充了一句:「如果不是首季最後一戰對精工的『帽子戲法』,我也不知能否繼續效力呢﹗」

在那段球市火熱的歲月裡,愉園鋒芒未必及得上球星如雲的精工和寶路華,但在韋夫的記憶中,昔日隊友劉榮業、梁能仁、梁帥榮、陳世九、茹健德、迪斯、麥當奴、美奧,絕不比對手球員克捷臣、拉南、柏斯堅、安德遜、摩利遜色,球隊對陣精工更是份外精神。

「劉榮業擅長為隊友輸送,美奧、麥當奴是優秀的中鋒,『仁仔』掌控節奏讓我司職中場時可以更多參與進攻,『阿榮』與迪斯就以穩健防守成為大家的後盾。」韋夫還記得當年的精工是何等星光熠熠,但愉園卻從不向強敵折首:「精工擁有踢過頂級賽事的球員,甚至是有世界盃決賽經驗者,是相當成功的球隊。但我認為要贏波球員除了有球技外,還要付出努力,而我們每次對精工都搏盡。」

助愉園在銀牌決賽擊敗精工,無疑是韋夫在香港的日子裡一段難忘回憶,但說到印象最深的事,卻與當初在英國接受盧德權教練試腳一樣,都讓他大感驚奇。那是球隊季前到北京集訓,韋夫因訓練時受傷、腳趾骨裂所接受的治療。

「我記得受傷後有個醫師拿著一隻生雞到訓練場地,然後跟大隊回酒店,當我入房接受治療,竟發現他已把雞殺掉,將雞的骨、肉、毛混在一起並沾到兩團棉花上,然後分別放到我腳掌和腳底,再用繃帶紮緊,他說我的骨傷三天就可痊癒﹗」這個故事,韋夫這些年來跟很多人曾經提起,至今他仍感到不可思議,後來他在昆明又試過接受另一名醫師以手法治療處理鼠蹊傷患。「超聲波治療也要花上兩星期,但我接受醫師以手指按壓後竟然兩天就沒事了﹗這些經歷不是來自比賽,但我總是再三與人家提起。」

無奈,1986年至87年球季起甲組聯賽禁用外援,韋夫只好回英國繼續球員生涯,其際遇比起在香港的日子似乎有點平淡,大部分時間都效力非聯賽球隊,掛靴後轉任領隊,至2004年更告別了足球界,當時他45歲。

「那時候,我必需重新審視什麼在人生中更加重要,因此決定專注在家人之上。」早在1987年,韋夫已跟首任妻子創辦了一家健身中心,亦從事電單車銷售多年,千禧年後更成為沙灘服飾代理,雖然健身中心已結業,但他目前仍在零售、代理事業上打拚,距離退休還有一段日子。

「在香港的日子,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經歷,我愛那地方的人和事,尤其是愉園的球迷,請代我向老隊友們、昔日的職員們致意,希望有天我會再到香港與他們見面。」韋夫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