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承自恩師的12號球衣 王淑芬肩負傳承使命

2020年08月01日

因為疫情,今個球季的香港女子足球聯賽腰斬作結,這樣,王淑芬的球員生涯又過了一個球季。

在愉園女子隊,這位香港足球小姐的位置由前鋒轉為中場,球員生命不自覺之間延長了,但在女子足壇征戰逾廿載的她,笑著說要再踢十年八載太難。不過,她的足球路還是會走下去,繼續自前輩的12號球衣,內裡有著傳承這個使命。

訪問是在車路士足球學校的球場進行,那時候,女子聯賽只是暫停、尚未「腰斬」,足球學校仍有部分訓練班可以進行,雖然女子足運在香港還未職業化,但以足球為事業的女性也不少,她就是其中一個。

「以興趣為事業當然高興,我有機會透過足球接觸社會不同年齡階層人士,亦可參與慈善工作,見識廣了。」年少時「唔係好想讀書」、鍾情足球的王淑芬,曾經以紀律部隊為志願,以足球為事業在她心目中是沒可能的事,投身社會後在工餘時間繼續踢足球,似乎是最貼近現實的出路。

星期一至五上班,星期六、日全情參與足球運動,是不少熱衷於這項運動的香港女性,每星期之日程表,王淑芬的生活曾經也是如此,而考獲教練牌之後她就在車路士足校當起兼職教練,直到足校有全職教練空缺,加上好友姚嘉慧鼓勵,這位前女子港腳決心轉換人生跑道。

「我原本的生活都好充實,只是工作比較單一,不似現在可以接觸外界更加多。」她說,香港女子球員們在就業的選擇上往往優先考慮能否配合比賽及訓練安排,人工倒是其次,而自己能夠以足球為事業,更令人生起了大變化。「希望這是我終身的職業。」

由兼職到全職教練,不但代表投放在足球的時間大幅增加,也意味著要承擔的責任更大。原本是球員的她,多了教練這重身份後,使命感比過往更強烈,對於自身的言行、舉止也更為自律。「教練必須要對自己的一言一語負責,教踢足球之餘更要教小孩子紀律、態度,倒是往時當球員只須專心踢足球,不用想太多。」球員、教練這兩重身份,現在王淑芬樂在其中,而不論是踢、是教,背後最重要的還是一代一代的傳承。

「在愉園女足,身兼教練就一定要帶領、協助隊友做好配合。」征戰本地女子足壇逾廿年,王淑芬也由往時的鋒線「快馬」轉型為中場球員,這是因為愉園女足主教練鮑家耀認為她不但具經驗,而且具備中場球員所需的視野,也可藉此改變延長王淑芬的球員生命。

「『鮑Sir』不想我跑太多,要少點盤扭、多做傳送,這樣可以保留體力踢足全場。」球隊的策略,王淑芬心裡明白,但要改掉多年的習慣非一時三刻就做到。「起初我也會犯錯,甚至會懷疑,畢竟『Miss』(陳淑芝教練)過往很少安排我擔任中場。」她也明白,加盟年輕隊友多的愉園女足後,隊中角色與過往有別,因此樂意接受位置改變:「我要相信教練、配合隊友,轉型中場我亦感到開心,因為學習了新知識。」

既是球員,也是愉園女足的「場上教練」,王淑芬明白到身體力行、為隊友立榜樣的重要,即使不再是負責衝鋒陷陣,她仍不會吝嗇氣力去跑:「也許,到我這個年紀、司職的位置,實在不用跑太多,但這是一種態度。好多人會認為我好熱血,但年輕人見我在跑,她們自然沒理由不去跑。」每星期抽一至兩天去做帶氧運動,是王淑芬保持狀態的秘訣,對足球的投入和認真,就如她所言:「我們是業餘,但心態上一樣可以追求跟職業球員看齊。」

偶像三浦知良仍未言退,在愉園女足仍舉足輕重的王淑芬會否多踢一個五年、甚至十年?「未必了,十年、八年肯定不行。」雖然她沒有為自己的球員生涯設下限期,但該得到的早已得到:「各類獎項都拿過,我已不是只求嬴,繼續踢是因為有好大決心幫助年輕球員進步,令更多女孩喜歡足球。」

「球員可能認為,一個傳球很簡單,隊友能接應就夠,但傳球質素其實影響隊友下一步行動。」她說,香港女子足運要追趕亞洲水平,就要靠球員在細節上的要求:「現今的比賽壓逼性強,受壓時能否處理得好,就看日常訓練有否重視細節,這代的女孩子多機會受訓、比賽,應該從小建立對技術細節的追求。」

無論是加盟愉園女足、轉型踢中場,或是在足球學校當全職教練,王淑芬的心思還是將自身對足球的知識、熱情傳承下去,這也是她所穿的12號球衣之意義。「『Miss』退役時將12號球衣交給我,我認為是意義重大的,這號碼給我無限信心,也成了我的標記。」

就如恩師一樣,背負12號球衣的王淑芬已走在教練的道路上,即使他日其球員身份不再,但傳承足球技藝的精神還是會延續。